当前位置:首页--贵金属
民国闻人吴鼎昌:一个银行家的跨界人生

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日期:2018年11月07日   【字号:

吴鼎昌

吴鼎昌

盐业银行北京总部

盐业银行北京总部

  金满楼

  民国年间,身兼银行家、报人与国民党高官三种身份的吴鼎昌曾说过这样一句名言:“政治资本有三个法宝:一是银行,二是报纸,三是学校,缺一不可。”此语的大意是,一个人要想成功,得从三方面入手,首先银行是经济基础,其次报纸为舆论喉舌,其三办学校培养人才,三者结合,才能步步扎实、功德圆满。这句话对吴鼎昌来说不仅是宝贵经验,同时也是其人生经历,他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最要紧的是,他还真做成了!

  科班出身

  可袁世凯不敢用他

  吴鼎昌,字达诠,原籍浙江吴兴,后因其父游幕西南而于1884年出生于四川华阳县。

  早年,吴鼎昌就读于成都尊经书院,1903年考取了四川官费留学日本。和其他热衷于学军事或法政的留日生所不同的是,吴鼎昌选择的是东京高等商业学校银行系,学的是金融。对于他后来的银行家身份来说,应该说是地道的科班出身了。

  1910年,学成回国的吴鼎昌在当年举行的“游学生考试”中表现优异,由此被清廷授予“商科进士”功名,有着“洋翰林”之称。此后,吴鼎昌先后担任北京法政学堂教习、东三省总督署度支、本溪矿务局总办等职。

  1911年6月,吴鼎昌出任大清银行总行总务科长,两个月后调为南昌分行总办。不久,武昌起义爆发,吴鼎昌不但参与了大清银行的清理,而且还在首任总理唐绍仪的支持下试图将大清银行转为中国银行(601988,股吧)。但是,由于唐绍仪很快就辞职了,加之在银行制度等问题上与财政总长周学熙发生意见分歧,而袁世凯站到了周的一边,因此吴鼎昌最终被排挤出局。

  据说,当时还有个笑话,说出局后的吴鼎昌在京盘桓无计而托“交通系”领袖梁士诒向袁世凯斡旋求见。看在梁的面子上,袁世凯接见了吴鼎昌,两人相谈甚欢。但让吴感到纳闷的是,他回去后总统府方面却毫无音讯。无奈之下,吴鼎昌只好再去找梁士诒,后者问袁世凯何以不用吴鼎昌,袁说:“此人嗓哑无音,脑后见腮,天生反骨,你敢用,我不敢用!”多年后,终于发达的吴鼎昌常以此为笑谈:“想当年,袁世凯都不敢用我!”

  话虽如此,在梁士诒的帮助下,吴鼎昌还是获得了天津造币厂监督一职。因此,也有人说,吴鼎昌之所以能够进军银行业,造币厂的经历为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1917年7月,“辫帅”张勋率领5000辫子军北上闹复辟,原河南都督、盐业银行董事长兼总经理张镇芳也一起参与并被封为度支部尚书。孰料,复辟不到半个月即告失败,来不及逃走的张镇芳以内乱罪被捕,盐业银行总经理的位置便落到了吴鼎昌的头上。

  张镇芳原本是进士出身,1902年担任过户部银元司会办。之后,靠着与袁世凯的亲眷关系,张镇芳一路高升,先以直隶候补道总办永七盐务,不久又授天津河间兵备道,署理长芦盐运使兼粮饷局总办。1912年后,张镇芳出任河南都督。但没过不久,因为剿灭“白狼之乱”不力,张镇芳的都督位置被人取而代之。

  1915年3月,在总统府顾问、财政部参政位子上赋闲的张镇芳在袁世凯的支持下创建了盐业银行(总行设在北京,同年5月开设天津分行)。按照最初的设想,盐业银行原拟盐务署拨给官款,实行官商合办,其目的是“维持盐业、调剂金融”,主要业务是经收全部盐税收入、为盐务提供服务并代理部分国库金。然而,1916年6月袁世凯病死后,盐务署不仅不拨官款,而且还将前拨资金调回,经收盐税、服务盐务的初衷遂成泡影。之后,盐业银行干脆全部改招商股,转为了普通商业银行。

  精心经营

  盐业银行辉煌北洋时期

  吴鼎昌接手盐业银行后,由于中国银行与交通银行(601328,股吧)这两大行连续发生停兑事件,给了盐业银行一个极佳的发展良机。之后,在吴鼎昌的多方拉拢下,昔日的华北盐商及北洋军阀大佬如张怀芝、倪嗣冲、王占元等人的公私存款,还有北洋政府部分机关的办公费,也都纷纷存入了盐业银行。

  接着,吴鼎昌又着手充实银行股本。在1915年盐业银行开办时,原定资本金为500万元,其中官股200万元、商股300万元,但实际上,官股投入仅10万元,而商股也仅有张镇芳等人认购了50万元。在存款激增的大好形势下,吴鼎昌利用之前的老关系从交通银行协理任凤苞、金城银行总经理周作民、中南银行总经理胡笔江等金融同行那里拉来30万元入股。在此示范效应下,盐业银行此前未收足的股款一举收齐,而且资本总额也很快在之后数年间增为1000万元。之后,除北京总行、天津分行外,盐业银行又在上海、汉口开办分行,成为了国内商业银行的佼佼者。

关闭窗口